玄幻小說網
背景:
瀏覽字體:[ ]
字體:
行間距:
雙擊滾屏:
自動翻頁
收藏該章節 關閉邊欄

正文 -- 解惑

類別:經典武俠 作者:歐陽朔楓 書名:逆寒光 更新時間:2017-02-21 19:52:02 本章字數:2214

夜色已然褪去,少年臥在自己的榻上翻來覆去,他自從離開那個小鎮之后便有了諸多困擾,他越來越不理解師傅的目的了,他總是問自己學武和學畫兩者沒有直接沖突啊。何況這亂世之中小到街檐井市大到紫荊宮廷如張二狗,李三牛此類鼠輩比比皆是,不知于何時起學武的萌芽在心中扎根發芽。似乎這于他最初的夢想背道而馳了,此刻他又不經意的想起了年少時寒窗苦讀的場景,不知怎的心里是那番別樣的滋味。

自幼的苦讀,已然是滿腹經綸,他本完全可以瞬間位列于王侯將相,可是面對君王的一再加封少年總是拒而不受,他不喜歡諸多的陳規爛矩于是便出了宮廷。他就是名聲震驚京城的朔青楓,由于一再拒絕了君王的封賜成了一段平常人家茶余飯后口舌相傳的佳話,當他出來之后才發現這外面的世界和里面又有什么兩樣呢?處處阿諛奉承,當他對這世界要失望的時候總會出現像開包子店的小哥一樣的善良人又喚起對這世界的絲絲牽掛。不知怎的想起這些人的時候心里又有些暖意,很溫馨。

此刻隱隱之間飄來幾縷絲絲古琴的吟唱,他得去拜見師傅。于是起身前往師傅蒲松子的草廬中去,到門口時琴聲滔滔不絕,從中可以聽出師傅心情不錯。于是悄悄的在門外等候,怕打擾師傅。

不久琴聲息下,里面的一個傳來一個聲音和藹的說:“青楓,你來了,進來吧”,

于是少年推門而入,正堂懸掛一幅畫,畫中有山,山中有樹,樹下有亭,亭中有人,人調素琴,幾只飛燕凌空而游,落款幾行清秀字曰:愿“調素琴度余生”。其下有棋盤,黑白子分放兩邊。右邊有一書案,案上懸筆,鎮尺靜恬。案后有書架藏有個類典集與其上。左邊垂簾,簾中有一白發老者,目光深邃卻又和藹可親,通身隱隱有仙氣,似乎不食人間煙火。白發垂肩,兩鬢幾縷雪白的發在空中微微游動,這便是宮廷畫師蒲松子。

朔青楓拱手說:“拜見師傅”

蒲松子起身道:“楓兒,為師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待我慢慢給你說”

于是蒲松子揮袖食指于中指一并隔空取出一黑子落在了正堂下的棋盤的天元之位,

朔青楓立刻呆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朝夕相處的師傅居然會有如此罕見的功力,能隔空取物已是不易,而師傅居然在左邊通過內力隔空取出數步開外棋子,落在天元之位,居然沒有絲毫差錯。看到這一幕的朔青楓自己都懷疑這是不是在做夢!就如同朦朧的月色一樣感覺昏昏沉沉,甚至他都不敢相信這身邊的白發居然是自己的師傅

蒲恒子臉色變的格外的沉重,內疚的嘆了口氣說道:“十七年前,江湖中出現了讓所有人都膽寒的黑暗殺手,由于總是一個人行動,而且行動的時候總會伴有像火焰一樣紅色蝴蝶出沒,江湖人稱‘火蝶毒蜂’誰出價就為誰殺掉想要殺掉的人,從無失手,無一人能夠在他的手底下逃生。兩年之類江湖中頓時腥風血雨,死在‘火蝶毒蜂’手里的人不記其數。唯獨在最后一次行動中他心軟了,那次的擊殺人物姓徐名林,價格十萬兩黃金。擊殺時間就是農歷十五中秋節之時,當火蝶擁進那家人家院子里的時候才發現居然是手無寸鐵的讀書人,在院中陪其母親賞月,而他母親卻雙目失明。情急一下用內力收起火蝶,家境清貧的和他的雇主口中的情景截然相反,于是心里就有了個大概,又起了惻隱之心。當徐林看到他時,坦然跪地,做手勢祈求允許他跟母親告別,叩首之間已是淚流滿面。一聲壓在喉嚨里的哽咽被他年邁的母親聽到。

他母親問:‘林兒,你怎么了,何故悲傷呢?’

徐林答:‘娘,自幼您歷經千辛萬苦將我拉扯長大,而我卻沒能日日夜夜伺候在旁盡孝道,而是擠進了朝政孩兒該死,孩兒不孝。如今這七尺男兒將要遠赴他鄉,待孩兒遠去您千萬照顧好身子啊!’

他母親豁達的說:‘孩兒啊,你今在朝為官,自知忠孝兩難全。你就放心去吧,我這把老骨頭還硬著呢!去了就為老百姓多做些好事啊’回頭之間落下了淚,乘徐林不注意時趕緊用衣袖擦干。

徐林回過頭的時候‘火蝶毒蜂’已經在街道外面的屋檐上,在月色的照應下顯的格外的怕人。于是徐林朝著他的方向走去,其實他明白徐林的心意,也理解,故而沒有多言。

到了他們附近傳說中有鬼怪出沒的地方時,徐林從容的說:“這位大俠,就這里吧!只是把我的尸體不要留在這里,別讓我們附近的人發現,如果發現了母親會受不了的。大俠的大恩大德在下無以為報,如有來生定當當牛做馬來報答大俠的恩情。”說著閉上了眼睛,神色里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

火蝶毒蜂冷冷的說:‘你很獨特’語氣是出于平常的平靜,這話語中又夾雜著幾分欣賞。

‘我只是早就知道有這樣一天,動手吧!’徐林還是那樣的從容只是眼睛沒有睜開。

火蝶微弱的光透過徐林的眼皮傳到眼睛里,他依舊沒動。

頓時間似乎有千萬只火蝶在眼前飛舞,又像極了一團魔火將自己吞噬,只不過沒有一絲一毫的疼痛。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徐林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還在原地,只不過是一個人,在月色的籠罩下顯的孤零零的,于是徐林腦海中徹底亂了,為什么會放過自己呢?想了好多種可能,結果都是不可能。

火蝶毒蜂把十萬兩黃金退回,并加了數倍黃金作為違約金。可是他的雇主卻拍案而起,大發的雷霆,破口大罵。一聲‘來人’衛兵將屋子圍的水泄不通。他依舊冷冷的說:‘哼!我要走,沒有人攔得住我’這話里似乎帶了冰霜似得直接滲進了在場所有人的骨子里,不禁渾身一冷。

“上,抓住他”雇主氣呼呼的說。

衛兵們的長矛齊刷刷的快要抵住火蝶毒蜂的脖子的時候,伴著一道紅光一閃,所有被光射到的人在自己的呻吟聲里倒地,包括他的雇主。隨后便化為烏有。似乎這里從沒有發生過血債像沒有聚集之前一樣的干凈,干凈的不可思議。等光散盡之時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這事過后,他便退隱江湖,為避免紛爭便隱姓埋名,改名為蒲松子”

(快捷鍵:←)上一頁   回書目(快捷鍵:Enter)  下一頁(快捷鍵:→)
看過《逆寒光》的人還看過

關于玄幻 | 聯系我們 | 幫助中心 | 版權聲明 | 客服中心 | 反饋留言 

Copyright 2008 xh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玄幻小說網 做最優秀的玄幻小說小說閱讀網站。

电子游戏产品